知識份子

我一直深信,讀書多的未必便是才子才女,讀得書少的也不代表他或她愚昧無知。尤其過去兩年在大學工作,便遇到不少挾住碩士甚或博士銜頭的人頭腦古板,不思進取,做事一成不變。我當然不是要以一竹篙打一船人,我也認識不少令人敬佩的學者。我從前的老闆便是其中一位我很敬重的有識之士了。

紐約時報專欄作者Nicholas Kristof上星期發表了一篇有關候任總統奥巴馬的文章,他的觀點我大都贊同,不過最叫我點頭稱是的還是他這句話:"知識份子就是一個對新主意充滿好奇,對複雜的問題處之泰然的人。"(An intellectual is a person interested in ideas and comfortable with complexity.)

Kristof不以"學歷高"來形容我們的候任總統,而把他稱呼作"知識份子",便是要把educated與intellectual劃分起來--布殊也是堂堂哈佛大學畢業生,但你會喚他作知識份子嗎?

我從來相信一個人的知識涵養,並不一定與他的學歷成正比。如上所述,知識份子必需對周遭事物充滿好奇,愛思考繁瑣的問題,多聽取了解別人的意見,接受包容新事物;不會閉門造車,箇步自封。

我認識一位朋友黎先生,雖然只有中學程度,但我一直覺得他是一個知識份子。

黎先生十來歲便開始聽搖滾樂,而且音樂口味不斷擴展,思考的問題亦隨着所欣賞歌曲的內容之雜而愈趨廣泛。要明白西方音樂文化跟Canto Pop一面倒的談情說愛很不一樣,樂與怒所觸及的話題就是生活的投射,有時是情愛,但更多時是人生的其他層面。

跟黎先生聊天總不會悶,因為他很喜歡跟別人交流對不同事物的見解,然後再細心思考,作出分析。加上他很會說故事,為人又風趣,每次與他風花說月,都讓我有點得着。

~~~~~~~~~~~~~~~~~~~~~~~~~~~~~~

G.常笑說我和他都是屬於street smart而不是academic的人,皆因我倆都是會選擇邊做邊學,而不會再全職讀書的。學術對我們來說實在是有點象牙塔,還是實實際際的工作比較切身點。反正求知識不一定要在校園,要尋學問的話,機會多的是。書本報章家人朋友上司同事甚至自己的孩子,都總有可以讓我們學習的地方(亞媽級如我者,方會明白此話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也來談情

見網友小手及讀食寫有關情書的種種寫得這麼過癮,我也要來湊湊熱鬧!

這麼一想,我才發現原來我從沒有用中文寫過情書。多年來,我只為兩個人寫過情書,一個是外子G,一個是大學時期暗戀的他;前者看不懂中文,後者是我英文系的同窗,當時大家鬧着玩,以英文詩通訉,當是課外習作,也是自娛。

最記得有一段時間,我和這位同窗曾刻意模仿浪漫主義時期的詩篇形式信來信往,不過內容完全不涉及任何情情塔塔,反而是一些無關痛癢的玩笑或無聊瑣事,例如他會以一整篇詩來嘲笑我之前那一篇詩怎樣為押韻而胡亂用字,言不及義(唉,年少無知的我,就是愛煞他的傲慢與才氣嘛!)。雖然這些書信沒有直接提到甚麼愛情,但若然這些不是情書,我實在想不出可以把它們稱作甚麼。

快速搜畫到二千年,我跟G開始談戀愛,也再次提起筆寫情書。最初只是在特別的日子才寫幾句情話。結婚幾個月後,我們決定一同到此地定居,他先行到這邊安頓打點,我是四個月以後才跟着到的。那時我們還是新婚,沒有對方的日子難捱得很,所以除了每日兩電,便是一周數次的情書往來。

情書的內容都是我倆如何思念對方之類,沒有甚麼字句特別難忘,反而是有一次,他寄來的幾幀近照最令我感動。

照片是他跟幾位朋友在三藩市閒逛時拍的,其中一張是他站在一個廣告牌下,神情非常興奮。我看第一次的時候不明白他為何這麼雀躍,仔細再看,才發現原來那個廣告是一家與我名字相同的餐廳的開張啓示!沒有我在身邊的他,原來只要看見我的名字,他也可以樂上半天--看他那幅模樣,我還可以不感動嗎?

自我到來與G會合以後,這幾年我們都沒有再給對方寫情書了。他這幾天在紐約市出差,明晚回來。好!今晚就讓我寫一封情書給他,算是給他一個小驚喜吧!

Perspective (1)

41twpszlg8l__ss500_

新工作的其中一個project是以攝影記者photojournalists(其實還包括紀錄攝影師documentary photographers,但我暫時想不到後者的合適中文翻譯,所以只以攝影記者作統稱)為銷售對象的,所以近日開始閱讀有關這行業的書,好讓自己多了 解他們的工作及需要。老闆介紹我看幾本不同的紀錄攝影圖文集,與及Susan Songtag 的名著"On Photography"。未有時間到書店買Songtag的書,只好先看其他。今天剛開始看由著名新聞從業員David Elliot Cohen主編的圖文專集"What Matters" ,一面看一面思潮起伏,不得不寫點甚麼來抒發一下。

五加侖水

書中第三章的主題是是水,文中提到我們日常飲用的浪費的安全的清潔的水,對很多國家的居民來說,都是一項奢侈品。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單在2000年,便有超過二百萬人因飲用污水引起的病患而死亡。筆者說,每人每天大約需要用50公升的水作煮食,飲用,清潔及一般衞生用途;50公升的水重50公斤(約100多磅)。在一般發展中國 家,擔水的工作都落在小孩子,尤其是女孩子,身上。試想像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每天要替全家人擔幾百磅的水,那是多辛勞的工作!我連辦公室一般的五加侖瓶 裝水都擔不起來,更莫每天要擔幾百磅!

看到這裡,我便想到自己平日的所謂煩惱是多麼petty,多麼微不足道。我有一個健康袂槳的家庭,自己喜歡的工作,兩餐無憂,有瓦遮頭,還有甚麼奢求?

My Last-minute Costume

So, I ended up didn’t really have time to shop for a costume for my office halloween party. But I don’t want to show up with no costume either. I came up with this brilliant idea that I could borrow a uniform from G. & dress up as a chef! & so I did! I put this red Chinese thingie on & called myself the Iron Chef.

Here’s me & my new friends at work:

n672782974_1505404_75

Not too shabby for a last-minute fix, hu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