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前的十分鐘

"啊…"我伸個大懶腰,揉揉眼,看看電腦上的時鐘,原來已將近午夜了。

"睡吧!"G從浴室走出來。

其實經已很累,但還是想寫點甚麼才去睡。"唔,給我幾分鐘吧!"

"不要寫得太晚了--晚安!"G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便轉身倒頭大睡。

打了幾句,實在睡意難擋,於是把電腦關掉;看看身邊的他,呼吸已陷入了低沉的韻律,原來他已睡著了。

刷牙梳洗過後,走到孩子的房間,給他再次蓋好被單,然後再親他一下,便回到G身邊;把燈關掉,在他頸後親了一下,輕聲說一句晚安,再看一看床頭的時鐘,還差十分鐘便到十二時了。

我躺在床上,握着他的手,閉上眼睛,千萬個畫面在我眼簾掠過,卻沒有一個畫面能真正的留下半點印象。我心中想着的,只有兩個正在熟睡的他跟他;然後,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掀動了一下。

午夜前的十分鐘,平靜而沉悶,但卻安穩實在。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祝大家新年快樂!

~~~~~~~~~~~~~~~~~~~~~~~~~~~~~

註:「兩週一聚」是由巴黎 Michelle 發起的作文習作,每月十五、三十號網上相聚,由其中一人起題目,大家一起寫!今次起題的是周游

其他網友的習作︰

周游

讀與吃

mad dog

michelle

芸淡風輕

揚眉女子

JO 子

Sherry

yaya

C+

athrunz

醫書直說

audreyma

laichungleung

Haricot

miobb

Advertisements

語文限額

再過一個月,我便己在此地定居六年了。這期間,生活上的大大小小都有了很大的變化,而自己也開始慢慢適應並接受了大部份的轉變;其中一項仍然未能安然面對的,就是語言問題。

過去兩年多的兩份工作都需要大量的英文寫作,而這些寫作並不是一般的商務書信往來,而是撰寫專業的新聞稿及宣傳刊物之類。我不是要在此自我吹捧英文如何了得(反正新聞稿這類文字,多寫幾篇便會發現是如同倒模,有一定結構格式的要求,絶對是熟能生巧,並不需要太高的文學修養),而是真正的感到非常矛盾。

我所面對的語言問題是,在日常以英文作主要溝通語言,和沒有太多機會以中文寫作的情況下,我的英文寫作技巧沒錯是有了明顯的進步,但這進步卻換來了另一方面的徹底失控:我現在的中文寫作能力,有如脫了纜的升降機一般,完全不受操控地急速下滑,任誰也阻擋不了。

這情況讓我反覆思量,到底一個人學習語言的能力是有上限的嗎?這一方面在進步,另一方面便要退步麼?又,雙語經己如是,若果我再多學一種甚至兩種三種語言,會否減低我現有兩種語言的讀寫能力?

我也自知這大概只是我個人的資質問題,不過我是真心並虛心的希望知道,究竟有甚麼方法可以令自己的雙語應用能力同步並進,而不用在魚與熊掌中作取捨。

Dr. Seuss

因為孩子的關係,最近看了頗多Dr. Seuss的著作,而且愈看愈喜歡,心水讀本是The LoraxOh, the places you’ll goHorton Hears a Who這三部書。

最初跟孩子讀Dr. Seuss是因為喜歡他的言簡意駭和天馬行空,當然還有他出神入化的押韻(rhyme)及韻律(meter)絶技。剛開始讀他作品的時候,並不知道他原來花了這麼多心思在句子的結構上(詳情請看以上的維基連結),最近意翻閱他的簡介才明白他的苦心經營。但由於他的功力實在好,文字讀來如歌飄揚,我等平庸之輩根本看不出半點端倪,只有一廂情願的以為他出口便能成文。

Dr. Seuss毫無疑問是個天才字匠,但他背後所付出的努力更是不容忽略的。

很多時我們看見別人的成功,便暗暗羡慕他們的幸運。不是說我們沒有acknowledge這些成功人士的能力,但我們總潛意識地以為凡事只要有運氣及才華便可無往而不利,無意間抹殺了他人的努力。

要知道成功之道,除了天時與地利,還得靠人和;而人和不單是指合適的人選,最重要還是這(些)人所附出的努力--我可沒見過多少個懶散而成功的天才,就是真的僥倖成功了,若不努力維繫,所謂的成功也絶不會是長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