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b Chub

早前帶孻仔到醫院作初生兩個月的定期檢查,最期待的是替孩子磅重。結果不負眾望,Rohan的體重己由六磅九躍至十一磅九,不枉哥哥Genghis為他起名Chub Chub,chubby chubby也。

回家後,心血來潮翻查哥哥兩個月時的紀錄,始發現原來哥哥當年更厲害,由出世時六磅到兩個月時的十二磅,升幅剛好是一百巴仙!

孩子快高長大,為人母的固然高興,尤其是餵哺母乳的我。他的Chub Chub彷彿是我作為一個好媽媽的人肉證書,至少我如此安慰並嘉許自己。情況有點像親自下廚做了一桌飯菜,家人二話不說把食物全部掃光,就算沒有甚麼讚美的說話,也足以自我陶醉一番。

撇開餵哺母乳的客觀的科學的好處(網友nikita那裡有很多相關的資料),我總覺得讓孩子吃奶粉就如上餐館吃飯,質素再好也不過是買回來的假手於人,怎也不及自己一手一腳弄出來的有誠意。況且,只要看到Rohan吃飽奶奶昂起頭望着我那滿足的笑容,我的心便一陣酥麻,甚麼煩惱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我知我知,要上班的媽媽是很難做到完全母乳餵哺的,我當然也不是要看扁餵奶粉給孩子的媽媽(我若帶着孩子坐長途車或長時間外出,也會帶備奶樽奶粉以妨萬一),只是我有時候會困惑何解母乳餵哺在香港總不能普及起來。

我的產假只餘下兩星期,之後Rohan大概吃住家飯之餘,也要間中上上館子罷。不過我已開始泵定存貨,目標是可以供貨至Chub Chub一歲為止。

雖說定下了目標,我可是沒有壓力的。畢竟已有一次經驗,而且就算不能延續,也是天意,能夠在家照顧Chub Chub三個月才再上班,我經已相當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