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給你拍一張坐定定的照片原來是那樣難.

不是你的大頭在搖,便是你的小手在晃.

再不,就是冇用媽媽給你逗得笑至腰亂彎,手猛震.

所以,sorry Rohan,你的近照都是鬆郁矇.

Advertisements

各位觀眾,四條King!

哈哈!不要瞎猜了,我不是(又)有喜,只是從去年六月開始,家中確實添了第四名男丁,L.

事情是這樣的,L是G跟前妻所生的孩子,今年十七歲,明年便要上大學了.G和前妻分開以後,L一直跟母親住在外州.自我來美後,我們便希望L可跟我們同住,可惜由於種種原因,終於要延至去年才得以成事.

對於不太熟悉的朋友,我一般不會特意提起L,原因有二:首先,直至去年夏天,L都不跟我們同住.我們只在每年大小假期才有機會聚頭,也就沒有太多會涉及他的話題了.另外一個原因是L跟我們同住之前,人家問起我有多少個孩子,我總是很自然反射的答若:兩個.況且若果是不熟悉的朋友,有時真的不想大花唇舌去解釋我這個另外的兒子是誰,為甚麼不跟我們同住等問題.絶對不是怕尴尬,而是覺得沒此需要.

對於L,我是完全沒有半分嫌棄或難受的,反而很多時我會暗自偷笑,有幸在四十歲便有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而且更不用自己懷胎十月,是我好運賺來的便宜才對啊!

G從一開始便經己清清楚楚的向我解釋有關L的事,所以我的家人及好友都知道有這麼一個孩子的存在.最初當然也擔心過會否跟L合得來,不知他會否接受我等等.不過當我與他相處以後,我知道我沒有甚麼要擔心的,只要待他以誠便是了.

大半年下來,我們一家五口相處相當融洽,L跟我相敬如賓,Genghis更是愛煞這個比他年長十年的大哥哥.

我從來沒有希望我跟L能成為好朋友,因為我覺得到底我是他的家長,我的首要責任是做好作為監護人的本份.這不是說我對他沒有感情或不愛護他,我們閒時也會聊天說笑,只是我思想其實很守舊,總認為有些父母把孩子真的當朋友般看待,有時候是太兒戲了點,對於Genghis及Rohan,我的態度也是一樣的,我不會敦起一副嚴母的樣子,但遊戲時遊戲,正經時正經,有需要時,我便會收起嬉皮笑臉,做回他們的母親.

我更完全沒有寄望L把我當成另一個母親,那是近乎不切實際的期望.將心比己,假若有一天Genghis及Rohan跟我說某某就像他們的另一個媽媽,我想像那也是挺難受的.

突然「公開」這個故事,是因為早前聽了公營電台NPR訪問一位寫了一本有關Stepmotherhood(對於stepmom這字的中譯「繼母」,我也有些話想說,不過還是留待下一次吧)的書的女士,才有感而發.

上圖是我的四條King,左面是L牽着Genghis的小手,右面是G孭着Rohan.我們正準備到訪一個室內市集.那天下着連綿細雨,可我們一行五人卻興緻勃勃的.

Spring Soccer

The two were playing soccer – well, I actually prefer to call it football, but to avoid confusion for my American friends, I’ll use soccer here – on a soccer field close to our house.

bros spring soccer

It always gives me such joy to watch these little guys play together. I still remember the days when me and my big bro and little sis played in the parks and playgrounds.

Rohan Spring Soccer

Rohan is now walking very steadily. He’s very independent and curious just like his brother Genghis. Every time I look at him, I think of all the cute things Genghis did when he was a baby. Can I call this double happiness?

Genghis Spring Soccer

Genghis is growing up so fast. His baby fat is long gone, and he now looks like a miniature teenager.

Spring has really sprung in California. I hope I can take more pictures of the boys in this nice weather.

不惑

上周末是我的四十大壽,我一向不喜歡大鑼大鼓的慶祝生日,今年也沒有例外,一家人吃頓飯,切個蛋糕便是了.

從三字頭升上四字頭,感想當然有一大堆,可幸我天性樂觀,加上上天待我不薄,回首過往十年,開心的事情比不快的多,而且我覺得生活方向也愈來愈清晰,大致也稱得上是四十不惑了.

以下是一些我在四十歲生日前後的隨想:

十年前三十歲生日是我第一次跟G.同渡生晨,當時還在熱戀期,只知道我是真正的,瘋狂的愛上他,想也沒想過十年之後我們不但結為夫婦,還有兩名頑童跟在背後.

上星期發現前額及腮邊長了幾根白髮,隨手把它們拔掉(我知,拔一條長三條嘛!),再看看鏡中的自己,心想,唔,看上去還挺年輕唷 ;p

說真的,女人四十爛茶渣已不合時宜了。我的四十上下的女友們,單身的,蜜運中的,己婚的,離了婚的,在香港的,在美國的,大都打扮得體,大方可親.尤其是仍在職場及情場打滾的那幾位,經過十多二十年的拼搏與糾纏,甚麼風浪沒跨過,甚麼嘴臉沒瞧過.四十歲的自信與智慧,跟我們眼角那若隱若現的魚尾紋般,是真實的,人性的,經過歷煉的美.

四十年,大概是我人生的一半(都說我樂觀,我估計我應該會有八十年命仔,或更長),未來的日子,該找點新方向,新嗜好.上月報了國畫班,上星期第一堂,畫了幾十塊石頭,預計八個星期後會完成第一幅山水畫--好期待啊!

非常慶幸過去十年跟G.一同生活的日子裡,我們互相正面的影響着對方,人生目標也愈來愈相近了.我想我們真的是till death do us part的了!

再過十年,Genghis便差不多要上大學了,Rohan也該上初中了,還得在這期間儘量撥多點時間跟他們玩得瘋一點,狂一點.

修身--不是減肥那種修身(我這條籐條,增肥還來不及呢!),而是希望能做好本份,做個好妻子,好伴侶,好娘親,好女兒,好朋友.

希望五十歲生日的時候,可以比今年更從容的回顧與前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