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想

加州的州花是金黃色的罌粟花,Golden Poppies。每年五、六月期間(視乎那一年的夏天早熱還是遲熱),便會罌粟處處,紅的紫的黃的橙的,浩浩蕩蕩的公告天下:夏天由現在開始!

攝於史丹福校園一隅

看到罌粟盛開,我便知道快有枇杷果吃了!我家屋前種有一棵不大不少的枇杷果樹,初夏期間,總是果實累累的。今年收成比往年更好,差不多整整兩個月都有果實源源供應。

屋前的枇杷果樹

微酸又多汁的枇杷果不但清甜可口,而且據說還有潤肺清熱之效。我們一家五口都愛吃,就連Rohan這小子每次路過,都懂得指着枇杷果樹大叫:「More!More!」

Genghis正吃得起勁

自從由德州搬回加州以後,我們每年的七月四日國慶都會在沙灘渡過。在美國,一般人都會在後園開燒烤派對來慶祝這節日;我們怕熱,情願帶備糧餉到海灘玩沙玩水兼野餐。

Genghis今年七歲,我們也放心讓他獨個兒往海邊玩水,只要遠遠的看着他便可以了

不過北加州的海灘就是在盛夏,水溫也很冷,玩玩水還可以,一般都不會真正的游泳,就是要滑浪或進行其他水上活動的,大都會穿上wet suit才下水。雖然如此,但七月的海灘還是挺熱鬧的。我愛坐在大毛巾上,聞着海水的氣息,看着他們父子四人玩得起勁,然後嘴角便會不由自主的往上彎起來。

當天風大,海邊只有十多度,所以Rohan要穿上小小浴袍來擋風

我從來都是屬於夏天的,現在有幾名頑童繞在身邊,我便更愛夏日的無限。

~~~~~~~~~~~~~~~~~~~~~~~~~~~~

更多夏想

Advertisements

最深刻一次

因為想不到題材,本來打算這一次的字游式我是不會參與的了,但剛讀了另一位網友的這篇,加上今天心情無緣無故的非常鬱悶,於是決定寫點傷感的來發洩一下。

~~~~~~~~~~~~

我不清楚是因為我膽小、愚昧,還是太「入世」的關係,自小我便很懼怕死亡。我清楚記得,在幼稚園的那三年間,有時候夜裡睡不着,不知怎的我會想到死亡這概念,然後一股莫名的恐懼便會湧上心頭,讓我更難以入睡。

當時只有幾歲的我,連生命是甚麼也不大理解,更何況是死亡這深奧的課題。那時的我,只會想像死亡應該會帶來一點生理上的痛,而且永遠也不能和家人及朋友見面了。每當想到這一點,我便會很傷心,然後往往要在黑暗中安慰自己,「我還只是個小孩子,大概不會這麼快便歸西的!不要太擔心吧!」想着想着,便迷迷糊糊的睡倒了。

第一次正面接觸死亡,是我六歲的時候。嫲嫲在那一年離開了我們。

我清楚記得是那一年,因為妹妹還未上幼稚園,沒有白色的鞋子。當知道消息後,媽媽還要忙着為妹妹買一雙「白飯魚」奔喪。

我們跟嫲嫲並不親密,一來是因為她跟大伯一家同住新界,而我們則住在港島南區,所以見面的次數不多,加上我出生的時候,嫲嫲經已年邁,行動不太方便。每次探訪她,她只會摸摸我的頭,然後遠遠的坐在一旁。

媽媽告訴我嫲嫲經已離開的時候,我只是「哦」的應了一聲。有少許的傷感,但沒有太大的震撼。舉行喪禮當天,我上午還是要上學的。同學問我:「你會哭嗎?」我答道:「應該不會。」

儀式舉行之前,我們三兄妹還跟堂兄堂姊在靈堂嬉戲。長輩們也任由我們,因為嫲嫲年紀不輕,加上離開的時候也沒有受甚麼苦頭,也算是笑喪了。所以縱使難過,只要不是太過份,大家也就不跟我們這班小鬼計較了。

奇怪的是,當儀式開始,爸媽帶着我們三兄妹瞻仰遺容的時候,我的眼淚便不受控的傾流而出,彷彿壓抑了一整天的情緒終於再也阻擋不住,一時之間便要奪堤而出。

我沒有留意哥哥跟妹妹有沒有哭,我只是感到萬分哀傷,默默的流着淚,同時對於自己情緒的波動感到很疑惑。

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甚至連自己也很少會想起這一段兒時記憶。到今天我也不完全明白那天那個幼小的我心中想着甚麼,我只知道,那是我有生以來對死亡的最深刻體驗。

~~~~~~~~~~~~~~~~

別人的最深刻一次

星期六的早上

過去幾個星期六,不論是晴是雨,一家人出外遊樂,還是待在家中打掃靜養,心裡總是有一點點的失落。

或許我不該說是失落--恍惚夾雜着牽掛似乎更為恰當,不過還是廣東話「囉囉攣」三隻字最能表達我的心情。

記掛的是舖着舊報紙的工作桌上,被我弄得一團糟的顏料碟;按着宣紙提着毛筆時,沒有電腦、沒有挨風、沒有孩子的專注;獨自驅車馳騁在交通無阻的星期六早上的公路之上,車廂中大大聲聲播着自己喜歡的音樂或podcast或有聲書。

我也分不清讓我失落的是那連續八個星期的學習與創作,抑或是那令我可以暫時不做媽媽做回自己的「me time」。

無論如何,我慶幸我報讀了這山水畫班,發掘了自己這方面的興趣。以下是三幅畢業作品,水準只是小學生程度,還望大家不要見笑(尤其是我那手字呢,也真教人汗顏)。我的目標是在未來一年的星期六早上,可多花點時間練習及鑽研,明年再報讀另一國畫班(四君子--梅蘭菊竹),然後再練習,再進修。

我這個不知醜的人,相信還會繼續把新作在此貼堂示眾,不怕眼冤的話,請多多捧場!

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幅山水畫!

畢業功課,也是我的第二幅正式作品

這幅是我送給Genghis及Rohan的小魚兄弟圖,現已掛在他倆房間

~~~~~~~~~~~~~~~~~~~~~~~~~~~~~~~~~~

更多的星期六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