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份子

我一直深信,讀書多的未必便是才子才女,讀得書少的也不代表他或她愚昧無知。尤其過去兩年在大學工作,便遇到不少挾住碩士甚或博士銜頭的人頭腦古板,不思進取,做事一成不變。我當然不是要以一竹篙打一船人,我也認識不少令人敬佩的學者。我從前的老闆便是其中一位我很敬重的有識之士了。

紐約時報專欄作者Nicholas Kristof上星期發表了一篇有關候任總統奥巴馬的文章,他的觀點我大都贊同,不過最叫我點頭稱是的還是他這句話:"知識份子就是一個對新主意充滿好奇,對複雜的問題處之泰然的人。"(An intellectual is a person interested in ideas and comfortable with complexity.)

Kristof不以"學歷高"來形容我們的候任總統,而把他稱呼作"知識份子",便是要把educated與intellectual劃分起來--布殊也是堂堂哈佛大學畢業生,但你會喚他作知識份子嗎?

我從來相信一個人的知識涵養,並不一定與他的學歷成正比。如上所述,知識份子必需對周遭事物充滿好奇,愛思考繁瑣的問題,多聽取了解別人的意見,接受包容新事物;不會閉門造車,箇步自封。

我認識一位朋友黎先生,雖然只有中學程度,但我一直覺得他是一個知識份子。

黎先生十來歲便開始聽搖滾樂,而且音樂口味不斷擴展,思考的問題亦隨着所欣賞歌曲的內容之雜而愈趨廣泛。要明白西方音樂文化跟Canto Pop一面倒的談情說愛很不一樣,樂與怒所觸及的話題就是生活的投射,有時是情愛,但更多時是人生的其他層面。

跟黎先生聊天總不會悶,因為他很喜歡跟別人交流對不同事物的見解,然後再細心思考,作出分析。加上他很會說故事,為人又風趣,每次與他風花說月,都讓我有點得着。

~~~~~~~~~~~~~~~~~~~~~~~~~~~~~~

G.常笑說我和他都是屬於street smart而不是academic的人,皆因我倆都是會選擇邊做邊學,而不會再全職讀書的。學術對我們來說實在是有點象牙塔,還是實實際際的工作比較切身點。反正求知識不一定要在校園,要尋學問的話,機會多的是。書本報章家人朋友上司同事甚至自己的孩子,都總有可以讓我們學習的地方(亞媽級如我者,方會明白此話的意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