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加州.天晴無雨

朋友早陣子寫了這篇,觸動了我某條神經,所以也要寫點甚麼來抒發一下。

明年五月,是我跟G.的結婚十周年紀念。雖然由始至終都十分肯定我倆是會長長久久的,但當發現原來自己的信念真正成為事實的一刻,也突然有點抺掉了一把汗的感覺。幸而這把汗是熱不是冷,心裡想着的是自己的好彩而非好驚,否則往後的年月,也真不知該如何面對。

婚姻是一種複雜微妙的關係,再加上幾個孩子,情況便更容易失控。

大概是三四年前吧,有一天我們並排而坐,閒話家常,然後他輕輕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那一刹,彷彿一股電流從他手中傳到我身上。我驀地不能言語,只懂望着他傻笑,暗暗驚歎自己的幸運,竟然在相處六七年以後,還有着如初戀一樣的觸電感覺。

近一兩年,類似的情境好像都沒有再出現了。

是,我不是不知道只是間中澆點水,並不足以確保我們之間的這朶花會拙壯成長的,定期施肥與除雜草這等功夫還是不能省的。

但游走在日常的煩瑣與三個孩子的不同需要之間,有時候顧得將眼前事辦妥,便忽略了我和他之間的點滴。說來也有點不可思議,我和他上一次正式約會,竟然是七年多前Genghis未出世之時!

不過以上這些都不是大障礙,維繫一段關係,最大的敵人往往是明知不該存在的想當然。我常常提醒自己,幸福並不是必然,而是要靠自己努力爭取的;事事take it for granted,最終只會take you nowhere。

就在我坐在辦公室電腦前胡思亂想之際,G.突然來電說:三分鐘後我來你辦公室接你,我們去吃冰淇淋!

於是,就在這平凡的周五,我放下吃了一半的便當,跑出辦公室跟他坐在校園一角,吃着嫩綠色的開心果冰淇淋,享受着加州初夏的和煦陽光。

各位觀眾,四條King!

哈哈!不要瞎猜了,我不是(又)有喜,只是從去年六月開始,家中確實添了第四名男丁,L.

事情是這樣的,L是G跟前妻所生的孩子,今年十七歲,明年便要上大學了.G和前妻分開以後,L一直跟母親住在外州.自我來美後,我們便希望L可跟我們同住,可惜由於種種原因,終於要延至去年才得以成事.

對於不太熟悉的朋友,我一般不會特意提起L,原因有二:首先,直至去年夏天,L都不跟我們同住.我們只在每年大小假期才有機會聚頭,也就沒有太多會涉及他的話題了.另外一個原因是L跟我們同住之前,人家問起我有多少個孩子,我總是很自然反射的答若:兩個.況且若果是不熟悉的朋友,有時真的不想大花唇舌去解釋我這個另外的兒子是誰,為甚麼不跟我們同住等問題.絶對不是怕尴尬,而是覺得沒此需要.

對於L,我是完全沒有半分嫌棄或難受的,反而很多時我會暗自偷笑,有幸在四十歲便有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而且更不用自己懷胎十月,是我好運賺來的便宜才對啊!

G從一開始便經己清清楚楚的向我解釋有關L的事,所以我的家人及好友都知道有這麼一個孩子的存在.最初當然也擔心過會否跟L合得來,不知他會否接受我等等.不過當我與他相處以後,我知道我沒有甚麼要擔心的,只要待他以誠便是了.

大半年下來,我們一家五口相處相當融洽,L跟我相敬如賓,Genghis更是愛煞這個比他年長十年的大哥哥.

我從來沒有希望我跟L能成為好朋友,因為我覺得到底我是他的家長,我的首要責任是做好作為監護人的本份.這不是說我對他沒有感情或不愛護他,我們閒時也會聊天說笑,只是我思想其實很守舊,總認為有些父母把孩子真的當朋友般看待,有時候是太兒戲了點,對於Genghis及Rohan,我的態度也是一樣的,我不會敦起一副嚴母的樣子,但遊戲時遊戲,正經時正經,有需要時,我便會收起嬉皮笑臉,做回他們的母親.

我更完全沒有寄望L把我當成另一個母親,那是近乎不切實際的期望.將心比己,假若有一天Genghis及Rohan跟我說某某就像他們的另一個媽媽,我想像那也是挺難受的.

突然「公開」這個故事,是因為早前聽了公營電台NPR訪問一位寫了一本有關Stepmotherhood(對於stepmom這字的中譯「繼母」,我也有些話想說,不過還是留待下一次吧)的書的女士,才有感而發.

上圖是我的四條King,左面是L牽着Genghis的小手,右面是G孭着Rohan.我們正準備到訪一個室內市集.那天下着連綿細雨,可我們一行五人卻興緻勃勃的.

Chub Chub

早前帶孻仔到醫院作初生兩個月的定期檢查,最期待的是替孩子磅重。結果不負眾望,Rohan的體重己由六磅九躍至十一磅九,不枉哥哥Genghis為他起名Chub Chub,chubby chubby也。

回家後,心血來潮翻查哥哥兩個月時的紀錄,始發現原來哥哥當年更厲害,由出世時六磅到兩個月時的十二磅,升幅剛好是一百巴仙!

孩子快高長大,為人母的固然高興,尤其是餵哺母乳的我。他的Chub Chub彷彿是我作為一個好媽媽的人肉證書,至少我如此安慰並嘉許自己。情況有點像親自下廚做了一桌飯菜,家人二話不說把食物全部掃光,就算沒有甚麼讚美的說話,也足以自我陶醉一番。

撇開餵哺母乳的客觀的科學的好處(網友nikita那裡有很多相關的資料),我總覺得讓孩子吃奶粉就如上餐館吃飯,質素再好也不過是買回來的假手於人,怎也不及自己一手一腳弄出來的有誠意。況且,只要看到Rohan吃飽奶奶昂起頭望着我那滿足的笑容,我的心便一陣酥麻,甚麼煩惱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我知我知,要上班的媽媽是很難做到完全母乳餵哺的,我當然也不是要看扁餵奶粉給孩子的媽媽(我若帶着孩子坐長途車或長時間外出,也會帶備奶樽奶粉以妨萬一),只是我有時候會困惑何解母乳餵哺在香港總不能普及起來。

我的產假只餘下兩星期,之後Rohan大概吃住家飯之餘,也要間中上上館子罷。不過我已開始泵定存貨,目標是可以供貨至Chub Chub一歲為止。

雖說定下了目標,我可是沒有壓力的。畢竟已有一次經驗,而且就算不能延續,也是天意,能夠在家照顧Chub Chub三個月才再上班,我經已相當滿足了。

拉心肝

拉着我心肝而來的,是還差數天便滿月的Rohan,我的孻仔。

看着他的臉珠一天比一天飽滿,我的心肝便給他拉一拉。

望着他長得跟哥哥Genghis嬰兒時如餅印一般的俏臉,我的心肝便給他拉一拉。

嗅着他那比任何香氛都怡人的嬰兒香,我的心肝便給他拉一拉。

孻仔是我們的意料之外,不過令我更意外的是原來我的心肝還有一個空置的角落,被小小人兒這麼一拉,便馬上現形並給填滿了。

孻仔讓我重新體驗生命的奇妙,給我再次享受做媽媽的滿足。

*****************************************************

另,感謝好有心的師奶給我在她的網誌宣佈喜訊。

催眠

其實想寫這題目已有一段時間,只是一直未有下筆。今天給周游一篇文章挑起我的根,於是馬上寫下這篇。

事緣剛認識Mr. G.不久,有一位雜誌的同事在學催眠,當時的組長說:「不如你們幾個一起給他催眠,看看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然後寫篇故事來交稿吧!」

我經已忘了是誰負責撰稿(總之不是我)。那時因為好奇,也因為柴娃娃,所以便參與了我人生唯一一次的催眠實驗。

說是催眼,其實我說比較像冥想。過程是這樣的:首先我們大伙人分別在影樓的不同角落坐下,負責催眠的同事要我們放鬆,然後他慢慢的帶領我們進入沉思狀態(我們全程都是清醒的),再代入幾個不同的情景,內容大致如下(有興趣的話,可當遊戲來玩一下!):

請用心想想,你過往的多個前生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生?

首先,我是並不相信有前世今生的,但當時我只當那是作文,所以便讓自己夢遊一下。結果我第一時間想到我是三四十年代上海一位富家女,也是中國第一位女飛機司(說錯了不要見怪,我只是在胡思亂想,並沒有深究歴史,當然沒有考究時代與劇情是否刎合了)。父母反對我跟意中人來往,我一怒之下便決定自己去「游飛機河」,後來飛機失事,便命送黃泉了。

請你回到你今生剛出生的一刻,你父母對你說出他們對你的期望。他們說了甚麼?

我爸說:「愛。要學會愛。」

我媽說:「開心,做人最緊要開心!」

現在,你走到一個寧静的樹林,碰見你的守護天使。他/她是誰?

Mr. G.

你要告訴守護天使一件你認為最重要的事情,哪是甚麼?

我說:「先坐下來聊聊吧!不用急,我們還有一輩子!」

哈哈哈,寫完也覺得肉麻得要緊,希望沒有把你嚇退吧!

Do 1 Thing

本來打算上星期貼這篇文報導的,奈何自己又大頭蝦給忘了 😦

~~~~~~~~~~~~~~~~~~~~~~~~~

美國是全球最富庶國家之一,但不見得便沒有社會問題。其中一項沒有太多人關注的是青少年露宿問題。原來這富裕的國家每天都有一百三十多萬青少年要以街為家。不要以為這些露宿青少年都是不慕正業或懶惰頑劣,事實上他們大部份都是逼不得已--生長於問題家庭,自少便從一個foster home轉到另一個foster home,從小便得不到應有的關懷及愛護;到了十八歲,變成超齡兒童,不再受foster care system綣顧,一時間失去所有政府緩助,又沒有親友投靠,更沒甚麼專門知識或求生技能,真真正正的無親無顧,走投無路,無計可施,唯有以街頭為家,過一天便一天。

其中一個例子是這位二十二歲的少女,雖然每天露宿街頭,但最後成功完成大學課程,現己找到工作及小小公寓,正式踏上自力更生的新階段。

就算你不是居住美國,也可看看我寫的這篇相關文章及Do 1 Thing網站,了解一下强大國家的糖衣背後,也有其糜爛的一面。

Do 1 Thing

I should have posted this last Friday, but then I forgot 😦

Anyway, I think this is a really cool project and deserves a lot of attention. Although, Valentine’s Day has come & gone, you can still help homeless youth through this initiative any time in the year. Check out the article below & the Do1Thing website to see how you can help.

Do1Thing photographers help millions of teens on Valentine’s Day

do1thing1

*Administrative note: From now on, I’ll start posting some of the articles from RESOLVE – my “work” blog – especially those that I wrote or found particularly interesting.

午夜前的十分鐘

"啊…"我伸個大懶腰,揉揉眼,看看電腦上的時鐘,原來已將近午夜了。

"睡吧!"G從浴室走出來。

其實經已很累,但還是想寫點甚麼才去睡。"唔,給我幾分鐘吧!"

"不要寫得太晚了--晚安!"G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便轉身倒頭大睡。

打了幾句,實在睡意難擋,於是把電腦關掉;看看身邊的他,呼吸已陷入了低沉的韻律,原來他已睡著了。

刷牙梳洗過後,走到孩子的房間,給他再次蓋好被單,然後再親他一下,便回到G身邊;把燈關掉,在他頸後親了一下,輕聲說一句晚安,再看一看床頭的時鐘,還差十分鐘便到十二時了。

我躺在床上,握着他的手,閉上眼睛,千萬個畫面在我眼簾掠過,卻沒有一個畫面能真正的留下半點印象。我心中想着的,只有兩個正在熟睡的他跟他;然後,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掀動了一下。

午夜前的十分鐘,平靜而沉悶,但卻安穩實在。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祝大家新年快樂!

~~~~~~~~~~~~~~~~~~~~~~~~~~~~~

註:「兩週一聚」是由巴黎 Michelle 發起的作文習作,每月十五、三十號網上相聚,由其中一人起題目,大家一起寫!今次起題的是周游

其他網友的習作︰

周游

讀與吃

mad dog

michelle

芸淡風輕

揚眉女子

JO 子

Sherry

yaya

C+

athrunz

醫書直說

audreyma

laichungleung

Haricot

mio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