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想

加州的州花是金黃色的罌粟花,Golden Poppies。每年五、六月期間(視乎那一年的夏天早熱還是遲熱),便會罌粟處處,紅的紫的黃的橙的,浩浩蕩蕩的公告天下:夏天由現在開始!

攝於史丹福校園一隅

看到罌粟盛開,我便知道快有枇杷果吃了!我家屋前種有一棵不大不少的枇杷果樹,初夏期間,總是果實累累的。今年收成比往年更好,差不多整整兩個月都有果實源源供應。

屋前的枇杷果樹

微酸又多汁的枇杷果不但清甜可口,而且據說還有潤肺清熱之效。我們一家五口都愛吃,就連Rohan這小子每次路過,都懂得指着枇杷果樹大叫:「More!More!」

Genghis正吃得起勁

自從由德州搬回加州以後,我們每年的七月四日國慶都會在沙灘渡過。在美國,一般人都會在後園開燒烤派對來慶祝這節日;我們怕熱,情願帶備糧餉到海灘玩沙玩水兼野餐。

Genghis今年七歲,我們也放心讓他獨個兒往海邊玩水,只要遠遠的看着他便可以了

不過北加州的海灘就是在盛夏,水溫也很冷,玩玩水還可以,一般都不會真正的游泳,就是要滑浪或進行其他水上活動的,大都會穿上wet suit才下水。雖然如此,但七月的海灘還是挺熱鬧的。我愛坐在大毛巾上,聞着海水的氣息,看着他們父子四人玩得起勁,然後嘴角便會不由自主的往上彎起來。

當天風大,海邊只有十多度,所以Rohan要穿上小小浴袍來擋風

我從來都是屬於夏天的,現在有幾名頑童繞在身邊,我便更愛夏日的無限。

~~~~~~~~~~~~~~~~~~~~~~~~~~~~

更多夏想

Advertisements

想給你拍一張坐定定的照片原來是那樣難.

不是你的大頭在搖,便是你的小手在晃.

再不,就是冇用媽媽給你逗得笑至腰亂彎,手猛震.

所以,sorry Rohan,你的近照都是鬆郁矇.

Spring Soccer

The two were playing soccer – well, I actually prefer to call it football, but to avoid confusion for my American friends, I’ll use soccer here – on a soccer field close to our house.

bros spring soccer

It always gives me such joy to watch these little guys play together. I still remember the days when me and my big bro and little sis played in the parks and playgrounds.

Rohan Spring Soccer

Rohan is now walking very steadily. He’s very independent and curious just like his brother Genghis. Every time I look at him, I think of all the cute things Genghis did when he was a baby. Can I call this double happiness?

Genghis Spring Soccer

Genghis is growing up so fast. His baby fat is long gone, and he now looks like a miniature teenager.

Spring has really sprung in California. I hope I can take more pictures of the boys in this nice weather.

Deja Vu

我知道這大概只是我作為母親的一廂情願,但我真正的覺得我的兩個兒子長得像個餅印,簡直是相隔六年的雙生兒.

Rohan和Genghis除了樣貌似,性格也相近,同屬開朗外向,愛叫愛笑,只是Rohan比較黐身,可能是孻仔的緣故吧!

跟Rohan玩的時候,經常都有Deja Vu的感覺,剎那間彷彿時空錯亂,返回六年前跟Genghis在一起玩的時候一樣.

~~~~~~~~~~~~~~~~~~~~~~~~~

競猜遊戲:這裡每一組圖片,都有一個是Genghis,一個是Rohan.你能估中誰是誰嗎?(估中冇奬,哈!)

Chub Chub

早前帶孻仔到醫院作初生兩個月的定期檢查,最期待的是替孩子磅重。結果不負眾望,Rohan的體重己由六磅九躍至十一磅九,不枉哥哥Genghis為他起名Chub Chub,chubby chubby也。

回家後,心血來潮翻查哥哥兩個月時的紀錄,始發現原來哥哥當年更厲害,由出世時六磅到兩個月時的十二磅,升幅剛好是一百巴仙!

孩子快高長大,為人母的固然高興,尤其是餵哺母乳的我。他的Chub Chub彷彿是我作為一個好媽媽的人肉證書,至少我如此安慰並嘉許自己。情況有點像親自下廚做了一桌飯菜,家人二話不說把食物全部掃光,就算沒有甚麼讚美的說話,也足以自我陶醉一番。

撇開餵哺母乳的客觀的科學的好處(網友nikita那裡有很多相關的資料),我總覺得讓孩子吃奶粉就如上餐館吃飯,質素再好也不過是買回來的假手於人,怎也不及自己一手一腳弄出來的有誠意。況且,只要看到Rohan吃飽奶奶昂起頭望着我那滿足的笑容,我的心便一陣酥麻,甚麼煩惱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我知我知,要上班的媽媽是很難做到完全母乳餵哺的,我當然也不是要看扁餵奶粉給孩子的媽媽(我若帶着孩子坐長途車或長時間外出,也會帶備奶樽奶粉以妨萬一),只是我有時候會困惑何解母乳餵哺在香港總不能普及起來。

我的產假只餘下兩星期,之後Rohan大概吃住家飯之餘,也要間中上上館子罷。不過我已開始泵定存貨,目標是可以供貨至Chub Chub一歲為止。

雖說定下了目標,我可是沒有壓力的。畢竟已有一次經驗,而且就算不能延續,也是天意,能夠在家照顧Chub Chub三個月才再上班,我經已相當滿足了。

拉心肝

拉着我心肝而來的,是還差數天便滿月的Rohan,我的孻仔。

看着他的臉珠一天比一天飽滿,我的心肝便給他拉一拉。

望着他長得跟哥哥Genghis嬰兒時如餅印一般的俏臉,我的心肝便給他拉一拉。

嗅着他那比任何香氛都怡人的嬰兒香,我的心肝便給他拉一拉。

孻仔是我們的意料之外,不過令我更意外的是原來我的心肝還有一個空置的角落,被小小人兒這麼一拉,便馬上現形並給填滿了。

孻仔讓我重新體驗生命的奇妙,給我再次享受做媽媽的滿足。

*****************************************************

另,感謝好有心的師奶給我在她的網誌宣佈喜訊。

第二名

為免犯上小氣之嫌,所以等到現在才說出來--Genghis快要做哥哥了!

上星期剛照過超聲波,醫生有點鬼馬地說,絶對錯不了,一看便知是個男的。最開心的當然是Genghis,很快便有個弟弟跟他玩。

關於這名老二,其實還有很多話想說,不過大肚婆要多休息,還是改天再寫罷!